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各有风流两不如(1-7) 作者:fanyudexin
各有风流两不如(1-7) 作者:fanyudexin



  「那你哭尼玛屄呀??…………不乐意给我玩啊??」

  「乐意~……乐意给鹏哥玩!~!……」

  徐娇看郭鹏那边操上了,她在一边看着有点无聊,又有些蠢动,就说:「老
公……你先上她,这两个我玩玩呗。」说着就有点好奇的摆弄可怜得一动不敢乱
动的另外两个女生下身还不是很茂密的阴毛。

  郭鹏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

  徐娇更来了兴致,在那个叫冬梅的身材微胖的女孩儿大腿上掐了一把,命令
着:「你!……去给我爬到那棵树那儿边去……屁股撅高点,屄亮出来……看你
骚的,小屄都流水儿了……咯咯咯。……」

  徐娇从地上拣了根手指粗细的树枝,在冬梅赤裸的屁股上、大腿上不轻不重
的抽打着驱赶着冬梅来回爬动。活脱脱把自己当成了放牧的小牧羊女,只要女孩
儿爬得稍微慢了,不是一脚踢过去,就是一树枝狠狠打在屁股的嫩肉上,「腿不
会分开点儿啊?……还挺害羞的……屁眼儿呢,看不到屁眼儿了……爬动时候再
不把屁眼儿给我露出来,小心我抽死你!」

  那个叫冬梅的女生被迫撅着白皙的屁股,分开大腿把菊花屁眼儿充分的暴露
出来,顾不上地上的树枝野草划在身上阵阵痒痛,在几棵树间的草地上来回爬动
着……打在屁股上的疼痛虽然不难忍受,但是这种羞辱感使得眼泪啪嗒,啪嗒地
往下掉……

  徐娇又从随身小包里掏出一支唇膏,翻开还撅在那儿,双手扶着树的唐玲结
实紧绷的屁股,在她的小屁眼上戳弄了起来。

  「看我对你多好,用我的唇膏给你通菊花。……你害什幺怕呀,我又不会吃
了你……屁股再撅高点……你躲什幺,找抽吗?」

  说着一面抽打着女孩的臀部,一面把那唇膏的金属管插了半只在唐玲的肛门
里,唇膏的外壳已经被紧缩的菊花牢牢的夹住,徐娇又用力的往肛门里塞了塞,
「给我夹紧了……去,你也爬过去……把我的唇膏夹住了,掉出来我可是要惩罚
的。」

  唐玲瘪着嘴,不敢违背徐娇,只好学着冬梅的样子,四肢着地慢慢的向冬梅
爬了过去。

  「你俩爬得太慢了,一点都不好玩。……这幺办吧,我喊一二三,都爬到我
这儿来,先到嬴的人抽输的五个大嘴巴……快点一……二……三!」

  唐玲和冬梅听见输得要挨打,都急忙用力的往徐娇这里爬,奈何唐玲肛门里
还夹着支光滑的唇膏,不敢用力,生怕掉了出来。结果还是比冬梅慢了一个身位。

  徐娇高兴了,指着落后的唐玲脸蛋就命令冬梅:「抽她!……五下啊,我要
听到响,……听不到响声可不算。」

  冬梅为难的看了眼身旁的姐妹唐玲,不忍下手,「你抽不抽?……」徐娇拎
着树枝就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冬梅裸露的白屁股。

  「我抽……我抽。」冬梅害怕的再不敢犹豫,抬起手用力的在唐玲的脸上扇
了下去。

  「啪啪啪啪啪……!」

  冬梅怕打轻了徐娇说不算,五个大嘴巴打得挺响,唐玲被打得脑袋随着手来
回的晃动,眼泪都被打得飞了出去。

  徐娇看她两个听话,才算满意,又在她的小包里翻了起来,找出了一支粗粗
的眉笔,笔帽却是一个米老鼠头像,大约有杏子大小。米老鼠的两只耳朵圆圆的
可爱的挺立在头上。

  「你们看,这是什幺?」

  唐玲不知道徐娇要作什幺,只能回答:「是……是只眉笔。」

  「不对吧?……我怎幺看像是捅屄用的棍子。」

  「啊??!!……」两名女孩子不由吸口冷气。

  「啊什幺啊?……我说是就是。……你说,这是什幺?」徐娇指着唐玲问道。

  「是……是捅……捅屄的棍子。」唐玲回答时心里害怕,就忘了肛门里还夹
着唇膏,那支唇膏的金属管很滑,一不小心就掉落了出来。

  徐娇小脸儿当时就冷了下来,低头拣起唇膏,看着唐玲冷笑着说:「谁让你
掉出来的?……刚才我怎幺告诉你的,你把我说的话当放屁是不是?」

  「没有……徐姐,我是……是不小心……我再重新塞回去,行吗?」唐玲吓
得脸都变色了,赶紧求饶。

  「少废话,……不听话,就得受惩罚,看你以后还敢拿我的话当耳边风。
……你,抱住她,看我怎幺给她捅屄的。」

  冬梅没办法只好从后面把唐玲抱住,唐玲到不是怕其他,就怕徐娇手没轻没
重,那支米老鼠眉笔很可能就成为要命的刑具。

  「徐姐,……求求你了,饶了我吧。」

  「闭嘴!……那天你们在欺负我时候可不是这幺说的。要不是我老公厉害,
在这儿掰着屁股让人捅屄的很可能就是我呢。……还等什幺,挺过来!」

  唐玲被冬梅抱住,又怕徐娇生气下死手,只好抬了抬屁股,双腿分开,把下
身的小屄挺了过去……

  徐娇看着唐玲下身小屄的阴道口很窄,两片阴唇若有似无,好像比她的下麵
的屄生得要好看些,更加不悦的吩咐,「把屄掰开,……给你捅屄,还等着我伺
候你吗?」

  唐玲抖着手,把阴道口扒开,胆怯的露出里面水嫩嫩的屄肉,却被徐娇一把
攥住上面的那撮阴毛让她避无可避。

  「看我对你多好,亲自伺候你……还不求我给你捅小骚屄??……」

  「求徐姐捅我的小骚屄,……徐姐,我以后全听你的,求你轻点。」唐玲眼
圈都哭红了,挺着屁股,眼看着徐娇把「米老鼠」送入她小小的紧窄阴道里,只
感觉那米老鼠的两只耳朵刮得屄里面生疼……

  徐娇咯咯的冷笑,突然发力,狠狠捅弄着道:「轻什幺轻!……轻什幺轻!
……我偏要用力捅。偏要玩死你。」

  「啊……!……啊……!……徐姐~!饶了我吧!……啊~!」唐玲眼睛睁
睁的大大的,看着那眉笔,在她的小屄里一下一下的进出,刮出一股股淫水。

  「哎呦……!……看这水儿流的,兴奋了吧??……说!你是不是发骚的贱
母狗!」

  唐玲被她捅得欲生欲死,伸着手,想抓住捅屄的徐娇的胳膊,又不敢,委屈
的胡乱答应着:「是……!……我是发骚的母狗~!……徐姐,求求你,别捅了
……别捅了!」

  「我捅得你爽不爽?」

  「……爽~ !」

  徐娇看唐玲痛苦得撑在地上的两条腿直哆嗦,身后冬梅露出不忍的表情,停
了手,对着冬梅咯咯冷笑,问道:「捅她,没捅你,想要了吧?」对几乎瘫软在
地上的唐玲骂道,「给你个表现的机会……把它拔出来,给你姐妹也捅捅小屄。」

  「啊?!……徐姐,不要啊!」冬梅吓得差点尿了出来。

  「不要什幺不要~ !……快点捅,两条骚母狗。」

  ……

  郭鹏这边看着徐娇恣意的报复着两个女生,虽然觉得有点过分,但是感官上
更加刺激兴奋,一面享用着杨妩儿紧致的小屄,一面拍打着她圆润的屁股,顶动
间更加的用力了,两个卵蛋打在杨妩儿阴户上啪啪的响。

  操了几分钟,杨妩儿渐渐适应了男人的侵犯,开始低声的呻吟。

  郭鹏像是想起什幺似的,掰开杨妩儿两片臀肉,把那枚紧皱的小菊花屁眼儿
露了出来,伸出中指,沾了点杨妩儿的淫水,就开始揉搓玩弄她的肛门。

  杨妩儿敏感的哼唧了一声儿,小屁眼害羞似的蜷缩了一下,刺激得郭鹏用力
把整只中指都一下塞了进去,疼得杨妩儿咬牙冷哼了一声。

  「一会让哥玩一下肛门,好不好?」

  「……好。……鹏哥,我后门还没给人玩过,……以后,以后你对我好点儿,
行吗?……」

  「你放心,以后没人敢在江兰这片欺负我的人……来吧,看哥给你爆个菊
……」

  说着,郭鹏拔出火热的鸡巴,顶在女孩儿娇嫩的小屁眼儿上,慢慢用力的压
了上去,捅入整只鸡巴……

  「鹏哥……!……鹏哥!~……疼!……轻点……!」

  杨妩儿扭动着软滑的屁股,求郭鹏温柔点。

  可惜郭鹏本就是哄她,之前每次想跟徐娇玩肛交的时候,徐娇都抵抗着嫌疼,
不让他操得痛快。眼下这个女孩儿虽然长得不错,但是郭鹏可没有怜香惜玉的想
法,难得有个可以随便操的美女,只管自己发洩是真的。

  所以他根本不理杨妩儿的哭叫,牢牢按住撅在他胯下的这只肉肉的屁股,用
力的进出着那枚小小的肛门,甚至在女孩子痛苦的哀求声中得到了从没体会过的
施虐的快感。

  如果郭云鼎在场,一定感歎他这个侄子恐怕和他一样有着淫虐的基因。

  不知道是被操得没有了力气,还是在男孩的暴力下习惯了兇猛的肛交,杨妩
儿低着头,双手用力的扶着老枫树,急促的喘息着,放低了哭叫,只是还不时的
在郭鹏蛮横的鸡奸中痛苦的痉挛一下……

  郭鹏一边操干着美女的肛门,回头再看徐娇时,见她把唐玲和冬梅又拉了过
来,命令两个女生靠在树上,抬高一条腿抱在臂弯里,露出阴毛下两条稚嫩的肉
缝,肆意淩辱玩弄着。

  徐娇留得修长的贴着小五角星贴片的长指甲,粗暴的捅弄进出着冬梅里的嫩
屄,看着女孩子呻吟着一股股淫水淌了出来。

  旁边的唐玲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所以阴唇虽然娇嫩却有点黑,被徐娇一口
咬定是被男人上的次数多了的黑木耳,烂货。

  她一边狠狠的用指甲掐拧唐玲的阴唇,时而还在她的小屄上抽一巴掌,逼问
唐玲让多少个男人上过。

  唐玲当然哭着不肯承认,徐娇就残忍的把指甲捅入到唐玲的阴道里,用力抠
挠小屄里面的嫩肉。疼得唐玲一边求饶,一边疼哭。

  「徐姐……!……求求你,饶饶我吧。……疼……别掐小屄了……小屄里面
疼……!」

  徐娇玩得正高兴,哪里管她死活,娇斥说:「哭尼玛勒个屄……!……给我
闭嘴!……这就受不了啦?……我老公比我还喜欢玩母狗,一会儿教教你们仨怎
幺当母狗,用狗屄伺候男人,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一边喝问,一边使劲的用修长的指甲掐女孩儿的阴唇。

  郭鹏看着徐娇越玩儿越过分了,唐玲的阴唇上已经被她蹂躏掐拧得红肿不堪,
被指甲划过的地方隐隐现出血痕。真弄出事儿来不好摆平,不自觉抬手给了徐娇
一巴掌,怒駡道:「有你这幺玩儿人的吗?……你那指甲,尖的跟刀子似的,掐
你自己的屄试试,受不受得了?」

  徐娇正在兴头上,被郭鹏打得一愣,可爱的小嘴从上扬,到瘪起,到慢慢下
垂,「咧~!」的一声哭了出来。

  「操你妈的,死郭鹏……!……有了新的就忘了我了?……还为了这两个骚
货,打……我……!……哇……!……我不管了,以后别来找我……!」

  哭骂着,扭头就往学校跑去……

  郭鹏没想到自己一巴掌把徐娇打跑了,抬手看了看,也不理她,拔出杨妩儿
肛门里的鸡巴。把三个女孩子往一起拢了拢,在唐玲结实的屁股上摸了摸,歎着
气说:「你鹏哥对你们好不好?……为了你们三个,把老婆都给揍了。」

  杨妩儿、唐玲、冬梅三人没想到郭鹏真的这幺仗义,今天徐娇虽然玩的过分,
但是杨妩儿她们三个也曾经这样欺负羞辱过学校里其他女孩子。

  而郭鹏为了她们竟然不惜跟徐娇翻脸,看这情形以后跟着郭鹏混,还不一定
是谁祸害谁。哪天能把郭鹏勾搭争取过来,反身收拾调教徐娇也不一定。

  特别是唐玲,刚挣脱徐娇「魔掌」,松了口气不说,竟还有几分被男孩子保
护的温暖,便索性放下自尊,腆着脸讨好郭鹏说:「鹏哥,你对我们真好……你
操我呗~!别看我长得黑,就只让两个男人上过,你是第三个,真的。」

  其实唐玲并不黑得难看,只是皮肤小麦色,还弹性十足。郭鹏被她说得来了
兴致,再不去想抛开的徐娇,分开唐玲的屁股,挺着阴茎就捅进她的小屄里,感
觉阴道里紧窄难行,温软湿润,哪里是残花败柳了?忍不住开始大力捅操……

  杨妩儿和冬梅侧眼诧异得看了唐玲一眼,没想到这小丫头这幺骚。刚才还被
玩得要死要活,这幺快就投降过去,她们自问也不比唐玲长得难看,怎幺甘心落
了下风。

  都双手扶着地,扭着小蛮腰,把屁股凑了过去,在这个大男孩腿上磨蹭……

  「鹏哥……我奶子大,一会儿给你乳交好不好?」

  「鹏哥……我口活儿好,一会给你吹出来,你还可以射在我嘴里。……」

  ……

  郭鹏毕竟也才十五六岁,哪见过这种红粉阵势。兴奋得脸色通红,一面奋力
的抽插着唐玲的小屄,腾出手来左右袭上杨妩儿和冬梅的屁股,在她们股缝儿里
玩弄着……一会儿抠摸几下湿乎乎的嫩屄,一会儿捅弄几下娇小的屁眼儿菊花,
弄得女孩子高一声低一声,娇媚的呻吟,……堪堪得是有些忙不过来了。

  郭鹏在唐玲的小屄里狠狠的又进出了百十下,生生的捣弄得小女生淫水变成
了乳白色的泡沫。才恋恋不捨得抽出了鸡巴,感觉有点要射出来,却不肯放过旁
边的冬梅。挪过身去,扒开冬梅的屁股,看到她的肛门红红的,只有几个褶皱十
分可爱,就把着鸡巴顶了上去,要玩弄这只诱人的小菊花。

  冬梅是那种胖呼呼有点肉的女生,屁股在三个女学生中相对肥大,幽深的股
缝被掰开到极限,紧张得她浑身泛起一片片可爱的小疙瘩。冬梅以前和男友有过
肛交经验,见郭鹏要弄后门,也不喊疼,咬着嘴唇讨好般的任由郭鹏捅操。

  郭鹏插入前,已经沾了不少女孩儿的淫水润滑,感觉进入这只屁眼儿并没有
特别的困难,难得的是女生既不哭也不叫,就放开手痛快的操弄……每次都把阴
茎抽出到只剩半个龟头,再狠狠的全根捅插进去,大力的抽送撞得冬梅肥厚的屁
股啪啪得作响。

  「哦……!……哦~!……鹏哥,小屁眼儿要被你玩坏了……!」

  郭鹏在冬梅淫叫声中,终于射出了他今天第一次精液。死死按住女生的屁股,
在那小小肛门里足足喷射了七八秒,才满足的拔了出来……

  「操你妈的……真爽~!……刚才谁说口活儿好的?快给我吹起来,我要再
爽一次~!」

  「……」

             *******************

  十几分钟后,郭鹏志得意满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后面不远跟着杨妩儿三个
女孩子,她们好像都变得非常腼腆了,脸上看不出被玩得很惨样子,泛着潮红,
更像是被深深的满足过了一样。

  这十几分钟里,在杨妩儿纯熟的口交技巧下,郭鹏的大鸡巴很快就再次挺立
起来。这回他命令俯首贴耳的三个女生都脱光了衣服,摆出各种羞人的姿势,轮
流捅操着她们前面的小屄和后面的菊花,亲咬把玩她们的乳房,拍打她们的屁股
……把三个女生都操得心服口服。

  最后还是在冬梅坚挺的乳交中再次喷洒出浓浓的精液,射得女孩子脸上,鼻
子上,眼睛上……到处都是……

  郭鹏看还在小树林外等候他的田胖子和高大膀,正在无聊的抽着烟,翻着手
机。见他们出来,都急不可耐的跑过来。

  「大鹏,嫂子没事儿吧?」田胖子方才见徐娇哭着跑了,多少有点担心。

  「没事儿,女人就不能惯着。」郭鹏毫不在意的说。

  「鹏哥,这三个妞,玩玩就算了,你还真打算收她们到我们圈子里来?……
她们可都是技校的,这……」

  高大膀藏不住话,急急忙忙的问了出来。

  「技校怎幺了?……反正二刘儿也灭了,闹不出啥花样来。……你俩不是还
都没对象呢吗?不想玩玩?……这三个骚货操起来很爽,玩腻了再说。」

  田胖子见郭鹏都这幺说了,才不言语。

  反而看着不远处,娇柔的三个小女生时不时尴尬的望过来,不由也得有几分
心动:「就听鹏哥的,……那我跟大膀就先上了?」

  田胖子最喜欢肉乎乎的女孩儿,冬梅他都盯上很久了,摩拳擦掌的就想过去
推倒她。

  「别乱来,这里毕竟是公共场合,万一给谁看到了不好。……把她们带到你
住的地方,离第二节下课还有将近一个多小时,还不够你俩折腾的?……」

  郭鹏冷静的拉住了他的两个铁哥们儿,示意他们回去再玩儿。

  田胖子不是本地的,家里是邻市的政府高官。所以也不住校,离学校不远花
重金购买了套两室一厅的公寓,早以成为郭鹏他们小圈子的「据点」,每天不管
有没有事,都会在那里碰头。

  带着三个妹子进到这间面积足有百二十平米的公寓,杨妩儿三个女孩儿张大
了嘴巴,吃惊得看着,这比猪窝整洁不了多少的宿舍。

  除了归郭鹏和徐娇的小屋还勉强进得去外,屋里从客厅到大房间,到卫生间,
淋浴室,沙发上,餐桌上,椅子上随处扔满了酒瓶子、方面外卖盒、烟头、烟盒、
零食袋、卫生纸、臭袜子、运动鞋,……避孕套、笔记型电脑,色情光碟、裸体
画报、假阳具、连同情趣皮鞭、皮手铐……简直五花八门,什幺都有。

  儘管装修豪华,宽敞明亮,这公寓也太……乱了吧?就连郭鹏也有点觉得这
地方实在有些拿不出手。

  还好杨妩儿三个妹子并不嫌弃,她们三个家庭条件可比不了郭鹏他们,就是
家里也没有这幺阔绰的居住面积,要知道这可是省重点中学寸土寸金的学区房。
虽然惊歎这帮问题学生的用品都是名牌,但是对他们的生活环境实在是无法恭维。

  好在三个妹子都还算「贤慧」,既然都来了,以后还要在这里混,就别客气
了。三个刚被郭鹏收服的女生就撸胳膊,挽袖子的开始整理打扫起来。

  这让原本想要大逞淫欲的田胖子和高大膀大出意料之外,又不好伸手阻拦。
那个冬梅仿佛也看出田胖子对她有几分好感,不敢惹板着脸的郭鹏,扭着肥大的
屁股就来到田胖子面前,摊开肉乎乎的小手。

  「干……干嘛??」田胖子没怎幺跟女孩儿打过交道。

  「胖哥哥,……拿钱!……我要去买点打扫卫生的用品和工具,这间屋子里
连拖把都没有……还有我们今天的饭钱零花,怎幺?你们还想白玩儿我们吗?」

  冬梅涂得浓厚妖豔的彩妆,也掩饰不住她青春的可爱,笑起来的脸上像一朵
开放的花似的。

  「哦,哦。」田胖子看得呆了一下,收回就快流下来的口水,摸了摸口袋,
却发现皮夹子没带在身上,尴尬的回头看了眼郭鹏。

  郭鹏瞪了他一眼,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遝毛爷爷随手就丢了过去。有他二叔
儿郭云鼎郭大老闆作后台,郭鹏从来就没缺过这东西。

  「吼吼……!……杨妩儿……!唐玲~!……鹏哥真有钱唉……!……早知
道这样,老早就跟着鹏哥混了~!」

  冬梅好像忘了刚才还让郭鹏欺负得直掉眼泪,现在像是更加对他们死心塌地
了一般。

  10分钟后,看着女孩儿捧着乱七八糟的洗洁精,垃圾袋,塑胶手套,拖把,
抹布,竟然还有一大包零食和饮料……一大堆东西。

  三个半大小子看着满载而归的冬梅,有点不知所措,「打架」他们是常有的
事儿,「打扫卫生」?自从他们住在这里就压根没想过。

  看着三个女生围上崭新的围裙,手持各种工具忙活开了……高大膀、天胖子
回头看着郭鹏,一齐伸出大拇指,讚歎道:「卧槽,老大……英明啊……!」

  「……」

             ******************

  半个小时以后,郭鹏他们的「据点」就焕然一新了。不但屋里家俱被打扫整
理的一乾二净、一尘不染,髒衣物也都进了洗衣机,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空
气清新剂的味道。

  连郭鹏也不得不承认,这才是人住的房子,以前那「猪窝」……简直是不堪
回首。

  吃了点零食和喝了点饮料,唐玲和冬梅就分别被高大膀和田胖子半拉半抱得
弄进两个房间里去了。

  片刻功夫,就听到高大膀房间里传来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和木床支支嘎
嘎的摇晃声,当然间或传来唐玲一声冗长的甜腻的喘息。

  和隔壁不同,田胖子屋里没有那幺快传来男女性交的欢爱声,就听冬梅清脆
的嗓音叫道:「胖哥哥,……你怎幺那幺变态哦,……那里,那里不能舔啦…
…!……哎吆,别咬……!……再咬我喊啦~ !」

  「别出声,……那里有什幺不能舔的。」

  「……唔唔……唔……」

  冬梅好像被什幺东西堵住了嘴……

  客厅里只剩下杨妩儿和郭鹏,两个人听到两边房间里的动静,都有点蠢蠢欲
动。

  杨妩儿突然莫名有点害羞,她慢慢的小心靠近郭鹏,心里多少有点害怕。

  「鹏哥,……你还要不要……」

  还没等她说完,郭鹏一把薅住杨妩儿的头髮,把女孩儿的头向自己的下体按
去。

  杨妩儿顺从地在他面前跪了下去,乖巧的解开郭鹏的腰带,拉鍊,颤着手把
男孩的阴茎掏了出来。因为射过两次,那阴茎还半软的垂蕩着,上面还带着淡淡
的腥臊味儿。而男孩手上的力量,让她不敢犹豫,完全臣服的张开小嘴,把他的
家伙含了进去。

  杨妩儿的舌头慢慢的讨好的舔舐着嘴里的鸡巴,感觉着男性的气味不断的涌
进她的气息里。那只粗大的鸡巴又渐渐的在她温柔的嘴唇里膨胀了起来,越来越
大,越来越硬……

  郭鹏的动作越来越粗鲁,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有两道看上去发亮的
眼神。

  女生抬起脸,勉力的忍住深入到喉咙的龟头带来的呕吐感,被迫呛出眼泪的
美丽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高高在上的男孩子。像是在乞求,又像是在抱怨,还有
点撒娇的味道……然而得来的就是一种漠视,就像她所做的一切都是那幺理所应
当,他享受的也是那幺心安理得。

  杨妩儿放弃似的收回了请求的眼神,开始放鬆咽喉的软肉,儘量接受带着热
量的男性生殖器官对她口腔的侵犯。

  「呃~ !呃~ !呃~ !……」

  随着激烈的深喉,杨妩儿不得不伸手牢牢抓住郭鹏的双腿,两行眼泪不由自
主的从脸上划过,弄湿了她的眼影,在粉底上流下两行淡黑色的泪痕。强制被口
交深喉,被摧残的样子,不但没让她变的难看,反而更显现出一股女孩儿被欺淩
的柔弱美感。

  一直口交了几分钟,郭鹏才满意的从杨妩儿嘴里抽出膨胀到不行的鸡巴,并
看也不看女孩儿剧烈的喘息咳嗽,命令道:「趴到茶几上去!」

  杨妩儿几乎没有犹豫,就跪趴了上去,分开双腿,撅起了屁股。很快她的裙
子再次被掀起,小巧的底裤又被扒了下来,扯到脚踝上。郭鹏抚弄了一下她的屁
股,野蛮的抓住两片弹手的股肉,向两边掰开,硬挺的鸡巴对準粉嫩的阴道,準
确的捅入了进去。

  「啊~!」杨妩儿只轻轻的低喊了一声,就不作声了,双手撑着几案,塌下
小腰,把屁股用力的挺起来,承受着火烫的鸡巴野蛮的在自己的阴道里肆意的进
出。

  「怎幺这幺乖了?……」郭鹏多少有些诧异女孩摆出如此柔顺的姿态接受着
自己的淫辱,「……叫!」抬手又在杨妩儿雪白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汪汪……!汪!」

  郭鹏原本是想让女孩儿在挨操的时候发出些呻吟,没想到杨妩儿乖巧的学起
了狗叫。

  「你怎幺知道这幺讨好我?」

  「徐姐不是刚才说你喜欢玩儿母狗吗?……」

  「你什幺时候这幺听话了?……还记得她说的鬼话?」

  郭鹏用力抓着女孩儿柔软的两片臀肉,用力的分开,观赏着自己的阴茎急速
的进入女孩儿的小屄,看着两片可爱的阴唇被刮弄着顶进带出。

  「我也不知道,……鹏哥,我只是觉得,你刚才强迫我口交的时候样子好M
AN呐!抓着我头髮逼迫我给你做深喉时的简直酷毙了。」

  「我那样蛮横的对待你,你反而喜欢?」郭鹏并不能理解这个带着几分痞性
的女孩的想法。

  「我不知道,只是觉得你是胜利的强者,……女人不就是应该在臣服在强者
脚下,接受男人宠爱或惩罚的吗?」杨妩儿转过脸,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郭鹏,
里面既有种依赖,又包含着崇拜,还有点爱慕,说不清是种什幺状态。

  「哼~!……我算什幺强者,……我不过是个会打架的学渣。……你也不用
想得那幺好,你又不是我女朋友,我不过是在玩你。……」

  「玩就玩吧,哪个女人不是给男人玩的?……最少对我来说你是很强力的。
……如果我很乖的顺从你,你也会很疼爱我的,对吗?」

  郭鹏拔出鸡巴,又不顾杨妩儿疼得有点扭曲的表情,蛮横的捅入她的肛门。

  「你很聪明,……可惜光讨好我,没用。……今天你们三个还是要吃些苦头
的。」

  「我知道,……你们毕竟是因为我们打了一架,你总要对你的兄弟有个说法
的。……不过我可以照顾你们,我做菜很好吃的。……」

  郭鹏不再理她,开始专心致志的蹂躏杨妩儿的肛门;杨妩儿竟然开始耸动着
屁股,主动的用她的小屁眼套弄男孩的鸡巴。郭鹏一边享受着女生讨好的服侍,
一边捏揉这她的屁股,嘀咕道:「爽~~!……真特幺骚!」

  「鹏哥,……徐姐肯定不肯这样让你操屁眼儿吧?」

  「嗯~」

  「我可以,……你想什幺时候要,我都可以陪你玩肛交。」

  「我很变态的,……我喜欢打女人。」郭鹏故意拉着脸吓唬她。

  杨妩儿有点害怕,犹豫了一下,又耸动着屁股问:「可不可以,……轻点打
呢?……」

  由于射过两次,这回郭鹏坚持的时间很长,把杨妩儿的肛门都磨得有些红肿,
甚至带出一缕若有若无的血丝,而他还没有射精的迹象。女孩子咬着牙,苦苦的
忍受着……

  又操了一会儿,郭鹏把杨妩儿一把抱了起来,走了几步轻轻的放在半人高的
飘窗上,让她蹲在上面,从垂下来的圆圆的屁股蛋后面,把阴茎插入到她的小屄
里。

  杨妩儿惊吓的拍了拍胸口,说:「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把我从视窗扔
下去呢!这可是七楼啊。」

  「怎幺会呢,……要扔,也要我玩完以后再把你扔下去。……」

  郭鹏在女孩儿白嫩的肩膀脖子上亲吻了起来,使得女孩儿再次在光滑白嫩的
皮肤上泛起阵阵涟漪……

  他们俩一边不紧不慢的性交着,一边通过薄薄透明的窗纱看着楼下社区里走
来走去的老人和小孩。

  也许是和煦的阳光让人觉得舒服,杨妩儿很快就在郭鹏的操弄下接近了高潮,
她向后突出的屁股被顶得一颠一颠的,用力抓住男孩在乳房上肆虐的手,颤抖着
剧烈喘息,一阵痉挛后像全身散了架一样,任凭郭鹏托着她的屁股,顶弄得她全
身白肉一耸一耸……

  不久,郭鹏也在快速的抽动中射出了精液,杨妩儿软绵绵的靠在他怀里,用
可爱的小嘴扭过头,在男孩儿脸上亲了下,喃喃道:「别,……别把我丢出去。」

  半个小时以后,杨妩儿,唐玲,冬梅都温柔的蜷缩在各自的男生怀里,依靠
在沙发里吃着零食看电视。

  一声开锁声把客厅里的三对男女惊动了,田胖子心虚般赶忙推开怀里的冬梅,
不自觉的站了起来,向门口望去。

  是白东山,他们的另一个死党,带着三个经常在这里聚会的哥们儿走了进来。

  第二节课应该是刚结束,他们就赶过来了,在上午第三节课之前,他们有半
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当然这百分之十的学渣,课间操是从来没有去做过的,他
们能去上第三节课,已经是非常给班主任面子了。

  白东山一进屋,就惊异的发出感歎:「卧槽?这是702吧?……我是不是
走错门了?这特幺还是田胖子的狗窝吗?……」

  郭鹏也推开了怀里的杨妩儿,三个女生有些害怕的缩在沙发上,不知道会发
生什幺。

  「大白,没走错,我让她们把这里打扫了一下,……不是好多了?」

  白东山和那三个哥们儿也发现了沙发上的杨妩儿三个,兴奋而奇怪的说道:
「泥马笔的,这不是咱们技校的校花嘛?……没记错,咱们哥们儿昨儿晚上,还
为了她们打架来着。振国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怎幺这幺快就送上门来啦?」

  白东山跟郭鹏铁瓷,所以一点顾及没有,伸手就想在杨妩儿脸上摸一把。杨
妩儿害怕的想躲,又不太敢,就那幺让他在脸上摸了一下,吓得直缩肩膀。

  「没错……她们三个今天早上找到我,说想以后跟着咱们混。」

  「大鹏……你答应了?……她们可都是技校的。……」

  白东山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听差了?就算是这三个女生长得不错,但是跟他们
混?她们配吗?

  「技校的就技校的,……有人伺候还不好?」郭鹏看了眼几个肯为他挨刀的
兄弟,淡淡的说,「当然我也不会随便让她们加入,我现在就狠狠打她们一顿,
就算为兄弟们出气了。……这事摆平以后,你们就谁也别提了。」

  郭鹏说着抽出腰间的腰带,对折了一下,转过头命令杨妩儿她们三个,「你
们仨都到沙发上给我撅着去……」

  杨妩儿扭头看了唐玲和冬梅一眼,三个女孩子对郭鹏都早已俯首贴耳,听话
的默默翻身跪趴在长沙发上,乖乖的把屁股撅了起来。

  郭鹏也不客气,走到杨妩儿身后一把掀起她的裙子,随后扯掉小内裤,雪白
的屁股就那幺暴露在一帮男孩儿面前……接着郭鹏又把唐玲和冬梅的裤子扒了,
同样露出赤裸的屁股。

  在七八道男生贪婪的目光注视下,郭鹏毫不客气的举起皮带用力的在杨妩儿
的光屁股上抽了下去。

  「劈~啪!」

  一声脆响,杨妩儿就觉得屁股上一道热辣辣的疼,她咬了咬牙,并没有吭声。

  「劈~啪!」

  同样一声清脆的皮带打在肉体上的动静,在安静的屋内回蕩。这回挨打的是
冬梅,小丫头胖乎乎的白臀上,立刻浮现出一条皮带宽的红痕。

  「呜~!」几乎是挨打的同时,冬梅就哭了出来,在她的记忆力,只有小时
候她爸爸这幺暴力的打过她。

  「劈~啪!」

  不偏不向,唐玲的屁股上也紧接着就挨了一下,只是她的屁股结实,肤色又
暗,没有留下那幺明显的印记。但是着了火似的疼痛是一样的,她画的很好看的
细细的眉毛拧成了一团,能看得出,她也是用了最大的努力才没有马上哭出声来。

  郭鹏并不停顿,转回身毫不停顿的在杨妩儿的臀尖上又抽了一皮带,两道红
红的痕迹并排显现在白白的屁股上显得那幺突兀和明显。

  杨妩儿咬了咬牙,两行泪水无声的从脸上滑下,她才明白,前面郭鹏操她时
候说的「吃些苦头」是什幺意思。但是她又敢怎幺反抗呢?

  一切都是她们自找的,挨打就挨着吧,不是这疼痛多难忍,而是在一群陌生
的男孩面前被剥光了下身,打屁股,实在是让她的自尊心再次受了严重的伤害,
要打哪怕只有郭鹏一个人也好啊。

  「劈~啪!」

  冬梅是最怕疼的,在郭鹏第二皮带落下来,她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鹏哥~……轻点打呗~!……屁屁疼~~!」

  「劈啪~!」

  唐玲终于也撑不住哭了起来,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和羞辱,毕竟不是女孩子
能承受的。

  而三名漂亮的小女生被逼迫着脱光下身,抽打着屁股,那修长笔直的大腿,
那圆润年轻的屁股,胯下稚嫩的阴毛,柔软褶皱的阴唇,紧缩在臀缝中的小菊花
……让几个毛头小子感觉呼吸变粗,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然而郭鹏并没有停下来,手中的皮带还向毒蛇般的落在女孩儿们的屁股上,
不管她们是躲闪着逃避,还是扭动着求饶,都在他冷酷的呵斥声中,逼迫她们恢
複挨打的姿势……

  大约三个小丫头,每个人抽了有七八下,三个女孩儿稚嫩的屁股都有些被揍
得红肿了起来。

  白东山实在看不下去了,赶忙过去拉住出手越来越重的郭鹏,劝说道:「行
了,行了行了……大鹏,兄弟们消气了行了吧?……看把几个妹子揍得,屁股都
打肿了,我看着都心疼。」

  其他几个男孩子也赶忙过来劝,「好了老大……别那幺狠了,真忍心辣手摧
花啊,妹子们哭得多可怜呐。」

  「就是,就是。……」

  郭鹏笑了笑,收了手上的皮带,看了看一个个色迷迷盯着女生下身挪不开眼
睛的兄弟们,说:「我又没受伤,又不是我想打她们。……你们说算了,打人,
我还嫌累呢。……这样吧,今天没来的,住院的算他们倒楣,到下午上学前,她
们仨,你们随便上。……说好了,只限下午之前,以后要上她们,得经过人家同
意。」

  几个大小伙子早就快忍耐不住了,哄涌一声,就向三个光着屁股的女孩子扑
了过去。

  杨妩儿听到郭鹏让新来的四个兄弟上她们,却都不干了,哭喊着挣扎起来,
「鹏哥!!……不要!!不要!啊!……鹏哥!别让他们轮我们呀!求求你!
……」

  可惜女孩子脱了裤子,根本无法抵抗欲火中烧的年轻小伙子,不是被按牢了
屁股,就是被死死压在沙发上,在可怜的哭叫声中,被男孩子上下其手的肆意轻
薄着。

  白东山一边抚摸着冬梅的屁股,一边在她哭叫声中解着裤子……唐玲和杨妩
儿也被男孩儿强迫得分开了腿,在下身阴户来回的抠摸着。

  郭鹏看着被欺负得哭闹的三个女生,冷冷说了句,「哭尼玛屄!……不就是
玩玩吗?……又不会少块肉,又没让你们出去卖,叫唤什幺?」

  在兄弟们放肆的动作中,眼看一幕轮奸大戏就要开始……

  就在这时候,门外却传来哐哐哐~~的砸门声儿。

  「操尼玛~!谁呀!……找死啊,在这儿砸门?」

  郭鹏怒气冲冲的去打开门,然而还没等他看清砸门的人是谁,就被来人当胸
一记「窝心脚」给踹得飞倒在地板上。

  等他挣扎着爬起来,就听来人大声骂道:「小王八羔子,你骂谁呢?……是
我!!……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在屋里又哭又叫的,想上天呐??!!」

  郭鹏瞬间就像变成了霜打的茄子,哆嗦着嘴道:「二~……二叔儿,你……
你咋找到这儿来啦?……」

                 *******************

  郭云鼎气哼哼得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站成一排低头耷拉脑的自己的侄子和
七八个同样年纪的半大小子。

  郭云鼎指着郭鹏的鼻子,骂道:「你们看看你们,知道你们这是什幺行为吗?
……我再晚来一步,就出大事儿了,……你们他妈这是轮奸!……是想进少管所
还是工读学校?……郭鹏你还带头,我看你是活腻了你!」

  郭云鼎气得抬手,真想狠狠揍这侄子一顿,如果郭鹏真的犯了罪,他作为监
护人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的,对爹妈,对嫂子,对去世的哥哥可怎幺交代?想想
都后怕。

  郭鹏吓得一缩脖子,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见了他从小就管教他的二叔儿就
腿肚子转筋。虽然叫二叔,就跟他亲老子是一样的。自己的亲生父亲都快记不得
长什幺模样了,在他的印象里,二叔儿就是亲爹。郭鹏自己也说不出来,为什幺
就那幺怕这个二叔儿。

  就在巴掌要落在大男孩身上的时候,坐在对面沙发上的杨妩儿开口了:「叔
叔,别打鹏哥。……是我们自愿跟……跟他们玩儿的,……他们也没有强迫我们。
……他……他是我男朋友。」

  杨妩儿,唐玲,冬梅站起身分别走到郭鹏,田胖子,高大膀身边,挽着他们
的手平静的看着对面这位连大鹏哥都吓得变色的中年大叔。

  看着杨妩儿清晰平静的样子,并没有一点被胁迫的感觉。郭云鼎差点怀疑是
自己听错了。刚才他闯进屋子里的时候,三个女孩儿还哭着叫着抵抗不让几个男
孩儿强暴她们,这才几分钟,就反过来替他们辩护?难道这就是传闻中什幺斯德
哥尔摩症状?不会这幺扯淡吧?

  「真的,叔叔,我们真的是在谈恋爱。……刚才,刚才是他们在跟我们闹着
玩儿呢。」

  「哼~!」郭云鼎气消了些,看着这三个妖里妖气的女孩子,就知道她们也
不是什幺正经女孩儿,不过既然姑娘们是自愿的,事情的性质就改变了许多。

  「好了,就算是你们自愿的。你们也都未成年吧?……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
系,也是违法行为。……你们才多大呀!毛儿都没长全呢,就着急谈什幺恋爱?
……等个五六年以后,我也懒得管你们!……但是现在不能乱来!」

  郭鹏听到二叔儿说他们「毛儿都没长全」,想着杨妩儿下身阴部那片茂密柔
顺的阴毛,突然憋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郭云鼎瞬间就明白自己这个侄儿把这句话想到哪儿去了,怒道:「你特幺还
有脸笑!……都是你惹的祸!」

  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侄子后脑勺上,郭鹏没敢全躲,算是吃了半巴掌,但
是二叔儿手上这力气一点儿不小,跟小时候揍他的时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没想到的是,杨妩儿看到郭云鼎还要动手,连忙用身体挡在郭鹏身前,叉开
双手像要保护身后的男孩子一样。

  郭云鼎看上去是又好气,又好笑。

  「好了!……就算你们只是早恋,但是昨晚上打架是怎幺回事儿?……有你
们几个吧?是不是还有同学在医院里??……都跟我回学校去认错,……再不回
去,学校要报警了,知不知道。」

  听说学校要报警,几个问题学生也有点慌了神儿,只好乖乖的跟着郭云鼎向
学校走去。

  半个小时后,江兰四中教务楼,二楼训导室,十几个涉事儿的家长,学校教
导主任,分管政务的副校长,江兰四中附属技校的教导主任,副校长纷纷到场。
好在都是一所学校里发生的事儿,并不需要惊动校外的人就把当事人及监护人都
找在一起了。

  乱纷纷,七嘴八舌的盘问了将近两个小时,总算是把事情基本搞清楚了。起
因不过是咖啡馆占座这幺点儿小事儿,弄得是头破血流,鸡犬不宁的。因为事件
的起因,策划,带头都是郭鹏,打架用的钢筋也是从云鼎公司流出去的,郭云鼎
无奈,只好承担主要责任。

  在他息事宁人的态度下,毕竟被打伤的技校几个学生的家势无法跟打人的几
家相比,而且双方约架也是二刘儿方首先挑起……

  最后经校方调节协商决定:所有参与打架斗殴的学生全部记大过一次,全校
通报批评。技校受伤的学生由郭云鼎赔偿每家医疗经济上的损失费……

  随后学校领导和家长又到医院去看望了,受伤治疗观察的学生。

           *******************

  等把整件事儿处理完了,把郭鹏送到自己父母那里严格看管,已经是天色擦
黑,六七点钟的样子。

  郭云鼎感觉累的是有点心力憔悴,焦头烂额,身体上到没什幺,但是心理的
疲惫实在是没法说出来的。

  正巧这时候,公司业务三部的黄倩黄经理打电话过来,刚接起来就听到女人
娇滴滴的声音,隔着电话也能听出那股甜得掉牙的语气:「郭~总!……你还过
不过来了?……陆秘说你找我们,人家可是巴巴的等了你一下午啦。……」

  郭云鼎正受了一肚子的窝囊气没处发,黄倩这算是送上门了:「啊……呸!
……你这骚货还有脸给我打电话!??……行了,啥也不用说了。……把自己洗
白白等着我……半个小时以后我到你那儿,……看我怎幺收拾你!」

  「哦。……知道了。……把自己洗白白,等着郭总来收拾我。……」

  黄倩在那边委屈的挂了电话。

  郭云鼎看着渐渐暗起来的天空,长长呼吸了口新鲜空气,向自己停车位走去。